垃圾的首要属性是污染源而非资源

  “互联网垃圾回收企业被陆续淘汰,与生活垃圾本身的属性密切相关。垃圾首先是污染源,其次是一种价值为负的商品。垃圾的首要属性是污染源而非资源。因此推行垃圾强制分类,不分类还要罚款才具有合理性。”

  从2019年7月1日起,上海正式进入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时代,居民“任性”倒垃圾最高可罚款200元。随后,北京、郑州等城市也纷纷提出,将尽快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呼吁了20多年的垃圾分类措施将在全国范围内先后落地。但是对于互联网回收企业来说,这能否成为行业突围的新契机呢?

  我国“垃圾围城”现象严重。2017年,全国202个大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超过2亿吨,仅北京就有900多万吨。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互联网+回收”一度成为创业的热点。比如杭州就有几十家企业涉足互联网回收,规模较大的就有十几家。

  不过,创业热潮来得迅猛,经营不善也困扰着互联网回收行业。2015年诞生的“闲豆回收”,早已放弃个人用户并只对商铺提供服务,收集高价值的纸板等废物;“9贝壳”自诞生之日起便持续亏损,一年后便倒闭了;曾在全国广泛铺开、估值一度高达150亿元的“小黄狗”被曝出欠薪、资金冻结、机器损坏等负面新闻。

  其实,互联网垃圾回收企业被陆续淘汰,与生活垃圾本身的属性密切相关。垃圾曾被称为“放错地方的资源”。垃圾确实有资源的属性,需要强调的是,垃圾首先是污染源。从环保角度看,垃圾是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的物质;从经济学角度讲,是一种价值为负的商品。垃圾的首要属性是污染源而非资源。因此推行垃圾强制分类、不分类还要罚款才具有合理性。

  垃圾确实能转化为资源,但垃圾天然具有非标准、低价值的属性。而且一个有效率的垃圾回收线上平台及物流系统,需要回收人员能在20分钟左右就上门服务,或在某个预约时间上门服务;还要有可以暂时存放垃圾的中转站,以及运输车辆等。就如快递的货物是从总仓到分仓再到配送系统,垃圾回收正好是快递物流的“逆向”系统,从收集系统到中转再到集中处置。由于垃圾本身具有低价值属性,回收人员上门回收一袋垃圾,一个订单很可能只有几元钱,收益很低但运营成本却很高。且不说在大城市里的人工成本,光是在1500—2000户的居民集中地区,就需要建设一个垃圾暂时存放、再分类的中转站,城市地价高、审批难,周边居民也不愿意把中转站建设在自家附近。于是,有些回收企业就采用租用车辆停在小区里的办法来解决中转问题。这样一来,租车和停车费用都不便宜,长期运行下来发现,这种方法成本也太高,难以为继。

  利用互联网进行垃圾回收,可以更有效督促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并在后续垃圾处理过程中更好地做到环保、循环利用。建设一个网上的回收流量“入口”容易,线下的难题却不少,如管理方式、运营成本、服务质量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垃圾、污水处理等环保项目本身具有公益性,政府应统一规划和建设垃圾收集、转运的基础设施,建立统一的标准和有效的数据体系,让生活垃圾分类、互联网回收的道路走得更顺畅。(李 禾)

  有关部门也应介入调查该平台是否存在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并依法行政处罚。只有在消费者积极进行权利斗争和相关部门严格执法下,才能更有效维护消费者权益。

  打造一个旅游IP不容易,但要砸掉一块旅游招牌却很简单,这是乔家大院被摘牌给出的最大教训,那些仍一门心思放在门票经济上的旅游发展路数已经越来越行不通了。

  此条款不同于彼合同,但内在的原则和立法精神是一样的,合同法》也应是与时俱进的,应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不断改进和完善。而这,同样是法治目的的一部分。

  “蹲式窗口”问题,这家医院会不会是最后一个,很难说。而如果再有“前赴后继”的情况,媒体监督、舆论关注的点有必要“侧移”到“不曝光就不整改”这个焦点上。

  在国产动画电影爆款不断增多的当下,周边市场想要做好,周边产品配合影片推出的时机必须赶上步点,必须提前谋划和授权,必须提振被授权商的信心,构建其品牌价值至关重要。

  此次冲突并非多么恶性的事件,但它足以照见社会不同阶层发生利益冲突时的种种面相。网友的支持和声援,同样是基于贫富差距、社会地位高低差距下,对相对弱势者的一种代入式共情。

  问题被曝光后,相信相关部门会迅速介入调查,然后“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开展“大摸排”“大检查”之类的行动。但是,丑闻曝光后的雷霆行动恰恰反映出日常监管的不作为。

  儿童,从不是家长们的私人财产,而是需要更多公共保护的社会成员。以更有针对性的立法,明确“童模”的劳务性质,厘清监护人、商家、摄影机构的各自义务,已然迫在眉睫。

  药品是特殊商品,涉及人的生命健康,不容忽视,必须慎之又慎。因此,相关部门应当积极探索网售处方药的合法合理发展路径,对于其中乱象也应早研判、早依法根治。

  可能危及公共安全的防疫检疫无人理会,可能成为权力自费的收费却一直公然而行。这样的监管现状,当然会严重劣化监管环境。管好了监管者和机构,才有可能管好宠物交易市场。

  老年旅行者的确需要根据自身情况理性出游,但这不是旅行社推卸责任的借口。老人的猝死也许有自身健康情况的原因,但旅行社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就应承当相应的责任。

  身处这个互联网时代,公民隐私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作为企业,无论名头有多么响亮,都必须严格遵守法律,肩负起全面、有效保护公民隐私权益的责任。

  无需多讲大道理,从常识和本能就可以判断,“季军晕倒颁奖照常”是大煞风景的一幕,与体育精神背道而驰。这个事件,是继“递国旗”事件,马拉松赛场又一争议性一幕。

  下一步希望会有制度安排和落实。奶粉只是辅助性育儿食物,趁着奶粉业的凛冬将至,奶粉产销者还是赶紧练内功,研发生产更好更优质更安全的奶粉,以配合中国的母乳喂养。

  要建立和完善基本药物、急(抢)救等药品供应体系,以强化储备、统一采购或定点生产等方式保供,用政府的有形之手去引导市场的无形之手,防止常备药品的非理性上涨。

  保持一定的包容,以耐心等待他们“做好准备”,这才是一个成熟社会应有的心态。未来,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考研,这是大势使然,之于此,公众必须有理性预期才是。

  许多逐利的高价幼儿园一方面想快速扩张,占据市场份额,一方面又想获得更高的利润回报,给教师的待遇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师资队伍建设是这些幼儿园的最大短板。

  监督的合理性是不容置疑的,但如何做到“公私分明”——既做到监督的合理,又充分保障公职人员的私人权利,避免过度干预,则是一个需要认线

  以立法完善和行业自律为基础,拿霸王条款开刀激活消费者的权益保障,才能实现整个快递行业的由乱到治,商品保价按比例赔付的消费阵痛才能得以纾解。

  可以说,在性教育问题上,绝大部分家长都是需要学习的。但是作为一种全民性的观念短板,它的补短需要家长个体的努力,也更需要来自学校教育层面的系统性补课。